有问题点此咨询? (010)8772-9001 changzhaokun@cscacoffee.com

歌德:我要喝低因咖啡!

研究低因咖啡

十七、十八世纪之间,咖啡逐渐在东南亚、中南美洲和东非地区的欧洲附属殖民地广泛种植。咖啡豆在欧洲市场上因为供给充足,价钱变得十分亲民,咖啡馆数量也飞速增加。当时很多文学家、艺术家们,更是站在咖啡消费最前沿,对这种醇香、提神,还能够刺激记忆力和创造力的饮品赞不绝口。

不过,对咖啡这种热爱也给一些人带来了困扰。比如大作家歌德,因为饮用咖啡会造成失眠,感到非常烦恼。

于是,歌德向自己的好基友——费里德里希·费赫迪南·伦格(Friedlieb Ferdinand Runge)吐槽这件烦心事。伦格是个化学家,听完这话一拍大腿:这不巧了吗?哥就是吃这碗饭的呀!你等着,我给你分析分析!

这下子,伦格成了咖啡中令人失眠的主要成分——咖啡因的发现者,名垂青史。不光如此,他为了解决基友的难题,还开始着手剔除咖啡豆中的咖啡因,试图造出喝了不会失眠的咖啡。所以,伦格同时也是低因咖啡的开山鼻祖。

不过,伦格所尝试的方法虽然可以去除一些咖啡因,却不适合大批量投入生产,因此没能创造出可供商用的低因咖啡。直到西元1903年,一位德国咖啡豆进口商罗塞鲁斯(Ludwig Roselius)偶然发现受到海水浸泡的咖啡豆中咖啡因莫名其妙地减少了,于是组织团队来进行研究,低因咖啡才做为一种“商品”出现在世人面前。

目前,低因咖啡的生产主要有三种形式:溶剂处理、二氧化碳处理和瑞士水处理。


 1 

溶剂处理

也叫欧式处理,还可以细分成直接溶剂处理和间接溶剂处理。

简单说,溶剂处理就是用化学溶剂置换出里面的咖啡因。

直接溶剂处理是用蒸汽等形式打开咖啡豆表面缝隙,道理类似女同学们美容前要先蒸脸。然后直接把溶剂塞进去提取咖啡因,最后再清洗咖啡豆上残留的溶剂。

间接溶剂处理则不需要药剂直接接触咖啡豆。具体操作是先提取咖啡中的可溶物质,然后分离咖啡因,这个分离过程通常通过加热挥发完成。提取后剩下的可溶物质呢,再利用浸泡吸收的方式塞回到咖啡豆里面去就完成了(生命在于折腾)。

使用化学溶剂分离咖啡因,这种做法的安全性是三种处理方式中最低的,所以目前市场并不使用溶剂法处理低因咖啡。

 2 

二氧化碳处理法

二氧化碳处理法是在浸泡咖啡豆的同时加入液态二氧化碳,然后通过多个非常复杂(也就是我说不清楚)的环节用二氧化碳提取咖啡因。提取后的混合物在另外的容器里升温,让二氧化碳回复为气态,从而回收咖啡因。

这个方法特别安全、特别有效,不过也特别贵。所以也不是主流。

 3 

瑞士水处理法

瑞士水处理是目前采用比较多的脱因方式了。它的主要操作方式大致是这样:把咖啡豆分组,先萃取一组,得到咖啡可溶性物质的饱和溶液,从中提取咖啡因;然后再用提过咖啡因的溶液去萃取第二组,因为其它物质都饱和了,所以第二组就只有咖啡因被提取出来。之后,再提取咖啡因,再萃取第三组,复制黏贴无限循环就可以处理很多咖啡豆了。

瑞士水处理法的成本、操作简易度和安全性可以达到比较好的平衡,因此是目前主流的商业处理法。

采用以上三种方式都可以得到所谓的“低因咖啡”,在市场上现在很容易买到,歌德老师地下有灵,应该羡慕嫉妒恨到死——不对,他已经死了。

“低咖啡因的咖啡”、“无糖的可口可乐”、“无尼古丁的电子香烟”……为了把人类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的精神发扬光大,本狐决定晚上去吃一碗不加麻不要辣温度也不烫嘴的麻辣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