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问题点此咨询? (010)8772-9001 changzhaokun@cscacoffee.com

谁来告诉我,这豆子是个什么鬼?

研究日晒危地马拉

众所周知,学院有个擅长杯测、手冲、通水管、接电线、修理打印机、驾驶汽车电车等各种交通工具送货,酷爱钓鱼还会做大压纹心形拉花的咖啡豆烘焙师波叔。

此处应有帅照

然后,本狐最近发现波叔又掌握了一项新技能——卖关子。

“来,尝尝新品。”波叔一说这话,就是又有好喝的了。但是下一句往往跟着就是:“猜猜是什么豆子?”

管他的,先来一杯再说。

咖啡一入口,一股类似干燥果皮的酒酿香气就冒了上来:“嗯,绝对是日晒处理。擅长日晒处理的地方,非洲?西亚?”

但是,等一下。这个日晒特征的味道下面盖着的可不是非洲豆那种俏皮花果香,也不像也门地区那种野性十足让人又爱又恨的阿拉伯房顶味儿。

紧接着酒香,浓郁却内敛的热带水果那种酸酸甜甜又很稠很厚的感觉追了上来,最后在嘴里一转,用非常明确的可可特征收尾。

说是收尾,其实持续时间可长了,久久不散,如同学生时代后窗户外面班主任的脸一般挥之不散(原谅本狐这个比喻不大恰当)。

这……

谁来告诉我,这豆子是个什么鬼?

看着饮用者一脸迷惑的表情,波叔嘿嘿一笑:“这个豆子啊,其实它是……

危地马拉日晒豆。

蛤?危地马拉日晒豆?

大吃一惊是跑不了的了。毕竟我们从一开始学日晒处理法的时候就一再被灌输“日晒法是非常依赖天气和地理环境的”,而且后一句往往都是“中美洲是世界上最不适宜日晒处理法的产区”。

危地马拉,那可是个如假包换的中美洲国家呀!

波叔果断回答:“看你们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其实,危地马拉虽然和其它中美洲国家一样,主要采取水洗处理法(所谓其它国家里,不包括哥斯达黎加和巴拿马这两个蜜处理疯子),但是很早以前就开始在某几个产区使用日晒方式来处理咖啡了。

比如波叔这次烘焙的就是危地马拉莫里托庄园的日晒咖啡。这个庄园曾经屡次获过COE奖项,是由MONTERROSO先⽣生在二十多年前建立的。这一款豆子除了危地马拉咖啡经典突出的可可、巧克力和热带水果口味,还因为是日晒,多出了一种奇妙的酒酿特征。

为了平衡这种酒酿香气,让它既充分得到展示,又不至于抢走危地马拉咖啡原本的产地特征,波叔在烘焙深度和火力速度上可是花了不少心思。这次能拿出来给我们下套品鉴,说明他已经对自己的方案颇为满意了。

怎么样,要不要来尝尝少见的中美洲日晒咖啡——危地马拉莫里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