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问题点此咨询? (010)8772-9001 changzhaokun@cscacoffee.com

为啥叫“阿拉比卡”?这要从一株香蕉树说起

“咖啡起源自东非埃塞俄比亚一带”,稍有咖啡知识就一定会知道这个说法。

今天市场上占有率最高,达到百分之七十到八十左右的“阿拉比卡(Arabica)咖啡”,正是从埃塞俄比亚跨过红海,到达也门,再从也门向东南亚、欧洲、美洲等地散播出去的。

而剩下的两到三成市场,则主要由出身刚果、卢旺达一带,抗病力强的“罗布斯塔(Robusta)咖啡”所占有。

那么……问题来了。

仔细看看“阿拉比卡”的拼写,这个词和它的发源地“埃塞俄比亚”搭不上一毛钱关系,反而在字头藏了个“阿拉伯”——“Arabica”。而实际上,这个词的含义就是“来自阿拉伯的植物”。

埃塞俄比亚小朋友,你是不是有很多问号?

这一切,还要从一只蝙蝠……呸呸呸,串场了。

这一切,还要从一株香蕉树说起。

话说在十八世纪的荷兰,有一座克利福德植物园,园主人乔治·克利福德曾是东印度公司的董事,在世界各地搜罗了许多珍奇植物。

这一天,突然有人“砰砰砰”敲门。克利福德开门一看,一个看上去学者样子的人恭恭敬敬鞠了一躬:“克利福德三三吗?在下乃是卡尔·冯·林奈,哈鸡卖马西呆,都揍有劳西哭……”

卡尔·冯·林奈,此人在后世可是大大有名。他是一个瑞典的生物学家,是动植物双名命名法(binomial nomenclature)的创立者,提出了界、门、纲、目、属、种的物种分类法,至今还在被生物学界沿用,不过我们现在所常用的版本是门纲目科属种,比林奈提出的初始版本多加了个“科”。

由于林奈在生物学上贡献巨大,乌普萨拉大学聘他为教授;后来伦敦在1788年建立林奈学会,专门保存他搜集的动植物标本和写下的手稿;世界顶级学府美国芝加哥大学也在校园里立起林奈的全身雕像,以表示纪念 。

而林奈的祖国——瑞典,更不含糊,认为这个林奈可是咱们瑞典出的伟人哪,于是直接把林奈头像印在100瑞典法郎面值的钞票上,以供人们敬仰。

那么林奈为什么要来克利福德植物园拜访园主呢?

原来这位前荷兰东印度公司董事克利福德先生,不光有收集各种植物植株或者标本的爱好,还喜欢自己捣鼓种植。

1736年,克利福德鼓弄出了一株香蕉树。香蕉树没什么大不了,就是个农作物嘛。但是克利福德种出的这株是室内香蕉树,历史上从来没有过。从小就醉心于研究各种花花草草的林奈听说了,自然就忍不住跑来要开开眼界了。

克利福德一听林奈的来意,哟,这是个同好啊。有人愿意欣赏自己的得意作品,那还不开心吗?于是就把林奈请进了自己的温室:喏,这就是我栽成的室内香蕉树,要说这株树的栽种成功,还得首先感谢郭嘉……

林奈看见这株新奇的树,眼珠子都直了,也顾不得礼貌上应该吹捧主人几句,掏出小本本就冲了过去,又测又绘连写带画,详细记录各种细节。

克利福德也好奇了,凑过去一看,嚯,这人,字写得帅,画画得又好,各种细节都观察记录得特别仔细,专业啊!

等到林奈终于记满了厚厚一本子数据,心满意足,长吁一口气,这才想起半天没搭理主人了:“啊呀,失礼失礼,斯密嘛森……”

“林奈桑不要客气,我这里还有事拜托,请务必应允。”

说着,克利福德神秘兮兮地把林奈带到另外一个角落:“阁下可识得此物?”

“OH~MY GOD!这不是咖啡树嘛?盘他!”林奈乐得都快蹦起来了。

原来,包括香蕉树、咖啡树等珍贵标本在内,克利福德植物园植物园在四个温室中分别收藏有南欧、亚洲、非洲和新世界的植物活体植株,还建造了收集有数以千计标本的陈列室。克利福德早就有想法要整理一下这些活体和标本的详细资料,这次见到了兼具学术专业度和研究热情的林奈,两个人一拍即合,林奈就留在植物园,花了九个月时间,写出了一本《克利福德植物园目录》。

这本目录采用拉丁文撰写,配有大量精美插图,包含有1251种植物活体和2536种标本的不同详细程度解说。

至于那株咖啡树,林奈经过精心观察研究,推翻了前人的说法——之前欧洲学者的主流观点,比如居塞尔等人的说法,是认为咖啡属于月桂家族,因此也把咖啡称为“阿拉伯的茉莉花”。林奈则对这个观点做出修正,认为咖啡属于独立的Genus(属), 从而第一次确立了“咖啡属”这一植物类别。这才有了今天我们介绍咖啡时“被子植物门双子叶植物纲龙胆目茜草科咖啡属……”的说法。

不过呢,大学者林奈还是出了个小小的纰漏。

由于世界上最早把咖啡进行批量人工种植并用于商业贸易的是阿拉伯人,因此阿拉伯的咖啡贸易集散地——摩卡港,曾经一度被很多欧洲人当成是咖啡的发源地(“摩卡”一词今天在咖啡语境还有很多地方用到)。因此,林奈在摒弃了“阿拉伯的茉莉花”这一不准确的称呼之后,却提出了另一个在今天看来同样不准确的叫法:咖啡是“来自于阿拉伯的植物”,即“阿拉比卡(Arabica)”。

搞笑的是,“阿拉比卡”一词影响力变得广泛之后,就连原本生长在埃塞俄比亚,寸步都没有离开过非洲故乡的“原生种(Heirloom)”,也被划进了“来自阿拉伯”的范畴,同样归于“阿拉比卡咖啡”。埃塞俄比亚咖啡一脸萌币地表示:人还在家,户口本咋给改了呢?

说起来,都要怪当年那株香蕉树,勾引来了一个叫林奈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