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问题点此咨询? (010)8772-9001 changzhaokun@cscacoffee.com

闲扯 | 铁比卡、波旁和路易十四

众所周知,我们是个正经的咖啡公号。

关于“路易十四”这位法国国王,在我们这个正经的咖啡公号中提过不止一次了。路易十四在咖啡历史中最知名的事迹可能就是被一个叫加布里埃尔·马修·迪克鲁的军官从凡尔赛宫后花园里偷走了一批咖啡树苗,还把这批树苗带到美洲马丁尼克岛上,大大促进了咖啡种植业在美洲发展。

这批号称被偷走(也有一些说法认为其实加布里埃尔是被路易十四派去的)的咖啡,属于一个重要的咖啡品种叫做“铁比卡”。

我们熟知的咖啡属中,“阿拉比卡”品种商业用途最广,整个世界咖啡贸易市场大约百分七十到八十都是阿拉比卡。而阿拉比卡当中,最重要的两个分支其中之一就是刚刚说过的“铁比卡”,而另一个则是“波旁”。

铁比卡和波旁的血统都可以追溯到也门,而其传播也都可以和路易十四扯上关系。今天我们就带各位看官回顾一下这两支咖啡的传播,顺便补点儿历史。

路易十四的全名是路易·迪厄多内·波旁,纳瓦拉和法兰西的双料国王(纳瓦拉国王接着当法兰西国王,历史上这种例子着实不少,比如大仲马特别爱写的亨利四世)。登基之初,由他的母亲奥地利的安娜摄政,  直到1661年才真正开始亲政。

路易十四精力旺盛、野心勃勃,还喜欢奢靡享乐。他在位期间把法国带入了遗产战争、法荷战争和大同盟战争三场大战,还有一些规模比较小的冲突。

其中,法荷战争以12万法军突袭荷兰“最强防线”为开端,最终演变成了以法国及其盟友对抗“反法同盟(荷兰、德意志和西班牙等国组成)”,几乎把所有欧洲国家都卷入进去的大战。除了大批军事天才和工程技术专家在战场上大显身手,双方还动用了联姻、同盟、关税战、贸易战等手段在政治外交及经济领域对决。

除了一开始入侵荷兰时节节胜利、一口气夺取荷兰七个省中的五个之外,路易十四在之后无论政治手腕还是战略战术上也都可圈可点、表现亮眼。荷兰与西班牙的地中海制海权在这场战争中被法国接手,德意志的洛林地区和西班牙的弗朗什孔泰与佛兰德(一部分领土)也被法军占领。

最终,在各种精彩较量之后,法王路易十四成功地赶在英国加入反法同盟之前把对手逼上谈判桌,从而尽最大限度保有了战争中获得的利益。

经过这场战争,路易十四获得极大威望,“太阳王”的称号也就此开始得到欧洲各国的承认。

战争结束后,法国和荷兰签订奈梅亨条约(1678年)。荷兰虽然战败,但其被占领土基本上全都归还,还可以获得贸易低关税的优惠政策。

于是为了表示和法国转为友好关系(其实并没有),荷兰人赠送给路易十四一批礼品,其中就有从阿姆斯特丹植物园中运过去的一株咖啡树苗。这株树苗是荷兰东印度公司董事克里福德在退休时带回荷兰的一株咖啡树的后代,后来种植在凡尔赛宫后花园,被法国人称为“高贵之树”,加布里埃尔偷到美洲的树苗都是高贵之树的后代。这一条线就是“铁比卡”树种的传播路线。

另一个与铁比卡同样重要的阿拉比卡分支是“波旁”。“波旁”其实就是路易十四家族的姓氏,所以这个家族统治法国的时期就被叫做“波旁王朝”,葡萄酒里的“波本”也是这个词,只是译法不一样而已。

波旁分支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是直接从也门被送到路易十四手里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当时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当时也门一带是土耳其帝国的领土)苏丹玛赫梅特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德意志。虽然由于宗教不同,法国和土耳其没有公开同盟,但私下里勾勾搭搭,在德意志背后搞了不少小动作。由于土耳其对德意志军队的牵制,法国顺利占领了斯特拉斯堡和莱茵河左岸。

1669年,奥斯曼苏丹大胆派出一名使者前往法国,试探在接下来的战争中能不能得到法国支持。路易十四考虑到不管怎么说法国还是要在天主教世界中求得生存发展,不能公开和穆斯林接触,于是没有正面派出代表进行外交回应。但是在秘密接见了土耳其使臣之后,国王却默许法国宫廷贵妇们去这位使者居住的别墅(据说非常豪华)做客。

在与客人的闲谈中,土耳其使臣一丝一缕地收集情报,最终得到法国不会进一步支持土耳其帝国的结论,于是留下送给法王的礼物离开——礼物中包括各种奇珍异宝,其中包括咖啡树苗。

当时的法国人还不流行饮用咖啡,这批咖啡树苗被送到印度洋上的留尼汪岛种植。为了表示对路易十四的尊崇,留尼汪岛曾经被改称“波旁岛”。

后来欧洲人对咖啡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波旁岛上的咖啡就开始受到重视,产量节节攀升,几乎承包了整个法国国内的咖啡豆供应,不过并没有用作出口。

再后来,这支咖啡豆逐渐扩散到非洲其它地区,今天的肯尼亚等著名咖啡产国,种植的都是它的后代。由于这支咖啡豆最初是送给路易十四的礼物,因此就以路易十四的家族姓氏,命名它为“波旁”咖啡。

现代咖啡市场上交易的咖啡豆,除了两三成是罗布斯塔等其它品种,基本上都是“阿拉比卡”品种。而所谓阿拉比卡品种的主要构成,除了小部分来自埃塞俄比亚的原生品种,就是波旁和铁比卡这两大分支及其杂交品种。

所以说,现代咖啡商业品种,无论是“波旁”还是“铁比卡”,都跟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有极大关系。

顺便说一句,之后在1683年,虽然没有得到法国支持,奥斯曼帝国还是出动十几万大军入侵维也纳。

结果维也纳得到以波兰军队为首的联军支援,赶走了土耳其人,还缴获了一批咖啡豆,这批咖啡豆被波兰商人科奇斯基拿来开了维也纳第一家咖啡店——蓝瓶子咖啡店。

知道了这些历史之后,手里的咖啡有没有多出一些韵味?而你在看这篇文章时喝的,是铁比卡还是波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