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问题点此咨询? (010)8772-9001 changzhaokun@cscacoffee.com

彭博社:新冠疫情可能对精品咖啡产业带来严重打击

众所周知,我们是个正经的咖啡公众号。

全世界爱好者在谈论咖啡时,基本上都会强调自己饮用“精品咖啡”而非“速溶咖啡”或其它廉价咖啡产品,认为这是一种夸耀的资本。

然而,据彭博社指出,精品咖啡行业或从农场层面遭受新冠疫情打击,而且其影响可能进一步恶化。

当然了,咖啡树不会得新冠肺炎,它压根也没有肺。所以精品咖啡农场可能遭受的打击并非来自新冠病毒本身,而是来自于各国政府为了遏制疫情传播,而对人口流动进行的限制。

中美洲、南美洲都有许多盛产所谓“精品咖啡”的小农场。这些农场规模可能不大,但是自然条件适宜,精心培育就可以种植出品质高同时利润也较高的“精品咖啡”。

这些农场一般都位于海拔较高而人烟稀少的地区,因此在咖啡采摘季需要雇佣大量外来人手完成繁重的采摘工作。

咖啡果实本质上是一种水果,“精品咖啡”十分注重在恰当时机进行采收,所采的果实必须熟透,其标志一般为颜色变成鲜艳红色(少部分品种的咖啡可能是黄色、粉色或橙色),这样被称为“咖啡豆”的果实种子才能吸收充足营养从而获得足够的美味和香气。

然而熟透的果实由于果肉含水分和糖分都很充足,很容易腐坏。腐坏变质后,果实里的种子也即咖啡豆也会带有瑕疵味道,所以必须在熟透和腐坏之间的短暂时间里及时完成采收。

同时,由于地形限制和出于保证咖啡品质的要求,所谓“精品咖啡”是不会使用机器进行采收的,一定要由工人手选品质最高、成熟度最适宜的咖啡果实来进行采摘。因此,出产“精品咖啡”的众多小农场,其实十分依赖人力充足、技术熟练的雇佣采摘工人。

在新冠疫情蔓延全球的大形势下,众多国家政府都对人口流动进行了大力限控。中美洲和南美洲的咖啡产国,比如哥伦比亚和尼加拉瓜等,因此面临着严重的劳工短缺问题。

哥伦比亚的咖啡农场主为了应对九月采摘季节,据说已经提前在动员亲友和邻居提供人力。但是农场主自身能够募集的人力资源十分有限,远远不能满足采摘季的需求。而临时募集的人员在工作技术上也远远无法与专业雇工相比,据说一个熟练的专业雇工采收速度可以达到普通人的五倍。可以预想,今年采摘季恐怕会有许多农场遭受重大损失。

同样是著名咖啡产国的哥斯达黎加和洪都拉斯,原本十分依赖诸如尼加拉瓜这样的邻国输出劳动力。然而在新冠疫情期间,边境关闭,咖啡行业也遭遇了严重的劳工荒,人力十分缺乏。

与“精品咖啡”产国遭遇的窘境不同,作为美洲咖啡大国的巴西,由于货币政策带来一定的竞争优势,加上其生产的更多是非高端咖啡,不像精品咖啡那样对各个种植生产环节有苛刻要求,目前看来咖啡行业并没有受到较大冲击。

非高端咖啡的另一个“胜利”是在居家防疫的人群中取得的。由于无法去咖啡店消费,很多人转而购买可以在家冲泡的咖啡产品,比如速溶咖啡。而这类咖啡产品通常不采用高端咖啡豆作为原料。

虽然巴西这样的国家由于人力、货币都较为充足,收成仍然良好,但是美洲其它很多国家,如:哥伦比亚、危地马拉、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哥斯达黎加……的出口均有所下滑。

而在非洲,比如埃塞俄比亚这样的国家,虽然新冠疫情对当地劳动力影响并不大(可能是因为埃塞并不依靠外国输入劳动力),因此精品咖啡仍然照常出口。但是农民害怕疫情在未来带来损失,从而减少了对咖啡农场的投入,该国的一些官员担心其影响会在之后显现。

精品咖啡协会(SCA)的一些官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精品咖啡产出减少会对农场产生长期的负面影响。因为精品咖啡利润更高,很多小农场很依赖这部分收入。如果利润不足,小农场可能无力持续投资维护自己的咖啡树;得不到维护的咖啡树将会变得虚弱、容易生病;虚弱的咖啡树则会减产。

“事情会一件接着一件发生,”SCA官员表示:“最后就会变成从农场层面没法解决的大问题。”

实际上,与我们享用咖啡时的“愉悦”、“浪漫”不同,种植咖啡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咖啡农辛勤劳作,细心照料作物,最终所得也不过糊口。许多咖啡农场也是从经济运转状态上其实十分脆弱,这次疫情带来的影响或许就会使它们中的一部分遭遇破产之灾。

而我们喜爱的“高端咖啡”,主要是指阿拉比卡品种咖啡中的一部分。这个品种也是一个非常脆弱的物种,有研究认为如果任由生态环境恶化,二、三十年内,优质咖啡品种可能有绝迹危险(可可树也是相同的情况)。

虽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种论调有点老套,但是,咖啡这么美好其实却来之不易的东西,还是希望大家好好珍惜吧!